Latest Post

三宝垄南洋三语国民学校小学毕业典礼圆满落幕

6月20日下午3时,三宝垄教育局代表们、三宝垄南洋三语国民学校理事曾瑞山先生和潘文秀先生、全体小学部学生及其家长,以及小学部教职工们齐聚在Wisma Perdamaian Rumah Rakyat,参加由学校小学部为六年级毕业班举办的毕业典礼。 学校中国老师于妍和印尼老师Dika担任本届典礼的主持人,他们风趣幽默、配合默契,使典礼得以顺利举行。典礼在庄严肃穆的音乐声中拉开序幕,伴随着音乐,毕业班学生及其家长们列队缓缓入场,接着老师代表带领大家唱印尼国歌和祈祷。随后举行毕业授予仪式,小学部校长及六年级班主任一同为毕业生颁发毕业证书和纪念奖牌,身着各式各样印尼民族服装的毕业生们激动地接过象征着留念成长的勋章,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典礼上校长Basuki致辞祝福学生们顺利毕业,并向大家汇报本校国考的成绩:在整个三宝垄市700所小学,我校今年国考成绩排名由去年的第19名上升至第9名,在三宝垄市中心段的35所小学中排名第2。三宝垄南洋三语国民学校的理事曾瑞山先生和潘文秀先生分别发表致辞,祝贺毕业生并希望他们能在将来的学习中能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随后潘文秀理事为获奖的优秀毕业生颁发奖杯。三位六年级毕业生代表Cahaya、Talitha、Darryl分别用印尼语、中文、英文三语发表毕业感言,表达了对学校教育和老师们的感恩之情。 在学校全体小学师生们共同努力下,本届毕业典礼好戏连台,整个会场喝彩和掌声连绵不断。首先是全体毕业班学生的三语合唱,他们的歌声清脆嘹亮、慷慨激昂;学校唱游班也登台助演了中文合唱;一年级学生登台表演了《龙的传人》,打鼓与舞龙等中国元素相结合,为大家展现了丰富的中华文化;一二年级和三四五年级学生们分别表演英文大合唱,稚嫩可爱的孩子们表现非常棒;三年级和五年级学生代表用中文朗诵了现代诗,发音准确,吐字清晰;学校舞蹈班和武术班也都为典礼献上了精彩绝伦的表演,现代舞节奏轻快、舞姿灵动,身着华服的学生们表演的印尼传统舞稻绘声绘色;武术表演行云流水刚劲有力,特别是两位毕业生表演的舞剑,看得人不觉连声叫好!最后初中部的学姐们也倾情助演了中国古典舞蹈《礼仪之邦》,她们轻歌曼舞、曼妙多姿。 毕业典礼是短暂的,但六年小学生活的回忆是甜蜜而长久的。这次典礼只是为毕业班学生画上了一个阶段性的句号,让他们带着学校给予的真挚的关心和殷切的希望开创新的未来。家长和学生们表示,这是一场有深刻意义的典礼,他们十分感动,他们会牢记学校的恩情和嘱托,不辜负学校的期望,刻苦努力,创造出属于自己的未来!祝愿你们:毕业快乐,前程似锦! 三宝垄南洋三语国民学校 中国志愿者教师 江丽勤

泗水乡村摇滚乐团庆祝成立7周年

(本报记者邓磊报道)6月26日,泗水乡村摇滚乐团(Surabaya Country Rock Music,简称SCRM)为庆祝成立7周年,在泗水Bima酒家举办以“印度文化”为主题的联欢晚会。 泗水乡村摇滚乐团每次举办活动都会选择一个特殊的主题,为了让会员们更加了解印度这个文明古国的服饰、歌舞、风俗、文化等,此次7周年庆典就以“印度文化”为主题。是晚,晚会现场布置极具印度文化风情,近500名会员及嘉宾出席活动,场面温馨热闹。 印度服饰艺术历史悠久,造型独特,形成了其绚丽多彩、深富韵味的服饰文化。为了配合此次“印度文化”的主题,大家都身穿精心挑选的印度服饰,雅致而不奢华,华丽而又不失庄重,成为此次活动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是晚7时,庆祝晚会开始。泗水乡村摇滚乐团统筹人吴新雄、Gun Jovi、陈光辉、黄柏顺及理事们上台,向各位来宾的莅临表示欢迎,并感谢社会各界对SCRM长期以来的支持。他们表示,泗水乡村摇滚乐团成立已经7年了,从成立之初仅有数十位会员,发展到如今有近600名会员。该乐团成立的目的,就是为喜爱乡村摇滚音乐的歌友提供一个展现和交流的平台,增进彼此友谊,一起推动乡村摇滚音乐的发展。 随后,SCRM的成员轮番登台献唱各种风格的歌曲,还精心排练了印度舞蹈,不仅舞姿优美动人,引人人胜,更是充分展现了印度文化的丰富内涵,来宾们也纷纷拿起相机记录下美好的瞬间。晚会间中,举行庆祝SCRM成立7周年仪式,全场齐唱生日歌,吴新雄、Gun Jovi、陈光辉、黄柏顺等人吹蜡烛、切蛋糕,与会嘉宾报以热烈的掌声,为泗水乡村摇滚乐团送上祝福。 据悉,SCRM成立于2012年,汇聚了一批优秀的乡村音乐与摇滚音乐爱好者,为会员搭建了一个交流展示的平台。SCRM现有会员近600余人,经过7年的发展,已成为泗水最大的乡村与摇滚音乐团体。7年来,不仅团结会员,为会员提供交流、学习及表演机会,更是积极参与社会公益事业,定期开展献血活动,探望慰问孤儿院、养老院等,受到全体会员与各界人士的好评。 是晚10时, SCRM成立7周年庆祝晚会圆满结束。

泗水华裔联谊会召开华社团体领导人 会议

(本报讯)6月26日下午,泗水华裔联谊会统筹主任林武源在东爪哇西河林氏宗亲会会所召开泗水各华社团体领导人会议,介绍第五届“郑和国际会议”在泗水召开的有关事宜。 首先,林武源对泗水各华社团体代表的到来表示欢迎与感谢。他说,继前几届“郑和国际会议”分别在马来西亚、迪拜、哈萨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召开之后,今年印尼泗水市很荣幸被推举为第五届“郑和国际会议”的东道主。此次国际性会议将于2019年7月15日至17日在泗水Sunan Ampel伊斯兰国立大学举行。 印尼哈夷郑和基金会主席哈夷杨源辉介绍说,“郑和国际会议”是每年举办一次,是由总部设在美国的郑和国际和平基金会(Zhenghe International Peace Foundation,简称ZIPF)创立的国际性会议。该会议主要是促进与推动世界穆斯林之间的和平与友谊。第五届“郑和国际会议”定于7月15日至17日在泗水市举办,并得到了郑和国际和平基金会、东爪哇省政府、印尼哈夷郑和基金会、东爪哇穆斯林理事会、伊联东爪哇分会、穆哈默迪亚东爪哇分会、外南梦郑和清真寺、泗水SunanAmpel伊斯兰国立大学和玛中大学的支持。 哈夷杨源辉称,5月29日,印尼哈夷郑和基金会代表会见东爪哇省省长戈菲法•英达尔(Khofifah Indar Parawansa), 并向省长介绍第五届“郑和国际会议”有关事宜,省长戈菲法表示大力支持。她表示,很荣幸第五届“郑和国际会议”能在东爪哇省泗水市召开,省长还嘱咐筹委会,一定要办好这次国际性会议。省长戈菲法说,第五届“郑和国际会议”,除了加强世界各国穆斯林的交流和友谊以外,也是让世界各国穆斯林认识印尼特别是东爪哇省的一个好平台。按照省长戈菲法的要求,本届郑和国际会议的开幕仪式,于7月15日下晚上6时半,在Ahmad Yani街99号的东爪哇会展与会议中心(JATIM EXPO)举行,将邀请5000名来宾出席,。 哈夷杨源辉还介绍,本届郑和国际会议,除了40个国家代表将出席外,还有50位世界科学家、教授和100位印尼各伊斯兰大学老师将在会议中发表学术演讲。 除了介绍第五届“郑和国际会议”的活动以外,林武源还介绍,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将于7月27日至28日在泗水献艺。最后,林武源希望已经领到第五届“郑和国际会议”开幕式入场劵的各华社团体代表,届时能准时出席。

路在自己脚下–俞兆耀

听了《西游记》主题歌里的一句“路在自己脚下”,令我深思。的确路是在自己脚下,一切事情,一定要靠自己的能力去完成。 我们二十一世纪这一代的年青人,不少人把成长之路寄望于父母,寄望于家庭,寄望于其他方面外力的帮助。无论生活习惯、学习和工作,大致都是如此。也有一些人寄望于运气和命运,指望在不花气力,不付代价的情况下,找到一帆风顺的康庄大道。基于这些做法和想法,使一些年轻人背负着一道因袭的重负,产生了一种依赖的思想。在工作前,凡事都依赖家庭和父母来做安排,工作后,进入了工商界各机关部门或单位,还依然如此。父母辈们虽然对这些年轻人的安排和照顾周到备至,怎么工作、干什么、都代为设想和做出计划,但这些却是一种固定的模式。这样一来,个人难有主见,使青年人失去了独立思考和自主发展的能力,就有一种听天由命的感觉。我们必须纠正这些不良之风,……应当提倡“路在自己脚下”。 我们要向任正非学习,学习他的精神。在他44岁的时候,被骗了200万人民币,又被国企南油集团除名,但他一点都不屈服,以再接再厉的创业精神,在短短的二十七年里,把“华为”带到世界500强,行业世界第一的位置。

恨–筱 辉

我恨造物弄人, 为何让我遇到你, 你貌若如来佛, 心却比蛇蝎还毒, 蜂蜜般的嘴, 把我牢牢地粘着。 得逞了的你, 露出狰狞可怕的脸。 我怕,我怕, 我要往哪儿跑? 无法逃出你的魔掌, 身心的折磨, 我只能含恨九泉下。 2019年6月22日

需要实干的人–屹 立

曾听一位富豪谈他的赚钱心得“用力赚不到钱,用心才赚到钱”。又说,“你的行业,决定你赚钱与否。而不是你的努力 。”而我个人的见解认为这些说法,不是完全对,他们的赚钱心得,并不能放诸四海而皆准。 社会上,必须有分工,各行各业,都要有人去做,社会才能进步,如果,多数人去做金融,少数人去做劳工,结果所有人都赚不到钱! 我认为,商家,自然会赚更多钱,但社会也需要实干的人。 商人,赚钱快,倒得也快。 辛苦打来的江山会坐稳,容易得到的机遇,却容易失去的。 有道是,行行出状元,无论赚多赚少,赚到了钱,必须回馈社会,帮助更需要用钱的人。人间有乐皆要分享,自享,分享皆属正当。莫到人寿终,钱留在银行。临终有钱未享,该享不享,赚来何用?想上天堂,人人响往。能上天堂,心情开放。多想别人,多帮别人。若是只顾自己,不顾他人;天堂难上,地狱开放。

“孙”经理–•东瑞

你知道老孙退休后,怎样荣升成孙经理的吗? 话要从同学聚会说起。 大学后四散的老同学,要不是聚会,谁都没想到居然有七八位都住在同一个屋邨里。大家情绪都很高涨,决定最少三个月茶聚一次;这样,差不多一两年过去了,老同学能联络到的,差不多次次都到,就是老孙参加了一次聚会之后,再也不见他的影踪。 茶叙进行中,大家猜测和议论纷纷起来。语气充满了关切、疑惑和不安。 阿豪,你是召集人,打电话给老孙,他怎么说?阿宝问。 都要打好几次电话才找到他,不是说忙,就说有事,看来一定出了什么状况?不然不会那样每次聚会都缺席,阿豪说。 既然他也同住一个区,商量之下,我们决定对他搞突然袭击,到他家看个究竟。我和三个老同学半小时后就抵达他府上。 按铃,开门的是很陌生的脸孔。 孙先生在吗? 你说的是孙经理吗? 阿豪说,他早就退休快十年了,不上班了。以前也没当过经理。 阿豪取出手机,将聚会相片中的老孙头像放到最大,说,我们找这个人! 开门者仔细看了看说,没错,就是他,整个大厦左右邻居上下住客都叫他孙经理的,搬离这里快一年了。我是这里的新屋主。 经过千辛万苦,我们搭三个站的车,到了他的新居。 按铃。开门的是老孙的太太。他热情地引进我们,告诉我们老孙刚刚带孙女孙子出门了。从交谈中我们才知道为了方便协助照顾孙儿孙女,他们搬来这里快一年了。两个女儿成家后,都住在这一区。长女生了四个,都是孙女;次女生了一男一女双胞胎。目前六个外孙大小从襁褓中几个月大的幼婴到四岁多不等。孙太太叹息道,这是我们的命啊,带了第二代不行,还要带第三代! 孙太太招呼我们进房看,但见大床上,躺着两个一大一小的婴孩,睡得真香…… 走出孙家,在大厦与大厦之间的小径上,竟然遇见老孙走来,但见他身前蹦蹦跳跳着一个约三岁大的女孩,右手牵着一个稍小的男孩,再看看他胸前,一个约才满周岁的婴儿坐在吊袋里熟睡,背上还背着一个年龄和胸前那个相仿的婴孩哩。我们几位将他团团围住,惊讶地望着个子不大的老孙,浑身被孙辈缠绕住。 叫叔公、叫叔公!叫!叫姨婆,叫! 走着的小男女孩伶俐活泼地叫。 老孙说,看到了吧,你们?知道我在忙什么了!不会责怪我为什么好几次班级老同学聚会无法参加了吧!...

锄草工人 –(泗水)吴超荣

我在孩子的家养病快3个月了,每天早上到屋外晒太阳,散散步,呼吸新鲜空气,住家区环境确实比较清爽。清晨,小鸟儿在枝头吱吱叫,仿佛住在郊外一样!不像我在大街旁的老家,屋里堆满杂物,空气污染,大街上汽车,摩托车,卡车川流不息,非常吵杂! 可是我的身体健康情况没有一点起色,呼吸短促,多活动就上气不接下气,手脚发抖,全身无力,很想快点躺在床上。在床上想起住院时三个医生讲的话:你只能保持病情的稳定但不能恢复健康。要我祷告,祷告,再祷告,祈求上天大发慈悲,给我健康的身体,我的脑子又是一场空白! 有一天早晨,我拉开铁门走到屋外,看到屋外有一位工人坐在小凳子上,手里拿着一把大剪刀,旁边有小锄头,正在剪草。看到我出来,很有礼貌地跟我打招呼。问我有没有时间,想跟我聊聊。我当然说有,我只不过想晒晒太阳而已,我从屋内拿了一把椅子,坐在他旁边。他打开话匣子,先作自我介绍,说今年73岁,他在这住家区已经住了6年并工作了6年。他的工作就是锄草,一个RT大约五、六条街,屋外的草全部归他整理,每天的薪水四万三千五百盾。讲到薪水,一面摇摇头苦笑!他在这住家区附近跟他第四个老婆住在一个小小的家,有一个女儿。 他原来是在岩望(Pasuruan)乡下务农,有老婆孩子。大约八、九十年代他只身跑到泗水闯天下!很快找到了一份工作,是在一间大运输公司当司机,驾驶大型卡车,每天川行于泗水--庞越的PAITON,薪水可观。几个月时间就有了很多钱,每个月都有寄钱到乡下,他的钱越来越多,就像其他卡车司机,每驾驶到半路就停在路旁的亚弄店或咖啡店休息,沾花惹草,一时风流,他说少壮不风流,老大徒伤悲,所以尽情享受,结果在庞越有了第二个老婆。他的钱越来越多,每个月都有寄钱给两个老婆,大家都皆大欢喜!他的生活宗旨是:“每天工作挣钱,每天也要尽情享受人生。” 直到有一天,他驾驶的卡车发生严重的车祸,他被困在驾驶座位不能出来,已经奄奄一息了,幸亏救护车很快赶到出事地点,交警把车门弄坏救他出来,然后救护车直接送他到医院,所幸身体伤得不严重,只是一条腿骨头断了! 在医院一个星期,他已经能够自己下床走路。大约住了十多天他可以出院了。出院后公司考虑到他的工龄差不多久,可以退休了,就给他大笔的退休金,还有工作时期公司代他付的工作保险,也领出来,工份的保险费也同时领出来,所以他拿到了一大笔钱!但是他第一个想到的是他住院期间,他两个老婆都没有来照顾他,而且听说她们都跟别的男人跑了,虽然他很生气,但是他还寄大笔钱给她们,从此断绝关系。 他告诉我“生死天注定”,他大难不死,就是老天爷还没有叫他回天国,所以他把生死置之度外,每天尽量生活得愉快开心,享受人生。他告诉我,你不一定能够做好人,做好事,但你却不可以有坏心肠,加害别人。一个锄草工人能够讲这些话,真是难得! 他本来寄宿,每天的生活起居自我料理,腿跌断了行动很不方便,所以他就托左邻右居替他介绍老婆,因此就有了第四个老婆。至于第三个老婆他从未提起,我也不多问。后来他租了间屋子,过着安逸的小家庭生活。他是不会理财,也不会做生意或做小买卖的人,存的钱就用来过日子,一晃就是十多年过去了! 他开始结束话匣子,向我千道谢万道谢,愿意听他讲一生的经历。他一面收拾锄草的工具,一面说三个月以后,他才重回这条街锄草,希望我们能够再见面。他很有礼貌地跟我说再会! 一个锄草工人跟我讲他的一生,也跟我讲了做人的一堂课,令人无限感慨! 2019年6月16日

Page 3249 of 3487 1 3,248 3,249 3,250 3,487

Follow Us

东爪哇

Welcome Back!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