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首都军区派出15000名兵力

(安打拉通讯社雅加达讯)首都军区(Kodam Jaya)派出15000名士兵、戒备在雅加达专区及一些万登省和西爪哇省地区、维持2019年选举治安。 据首都军区司令Eko Margiyono少将4月14日称,届时军员将按任务分配进行3项行动,即与国警合作以保护投票站,与国警一起携手保护国家重要目标,另外与国警联合进行治安巡逻,希望通过此举措,能给予社会安全感。 Eko强调,2019年选举宁静期间,雅加达专区治安局势稳定而安全。 当日的誓师大会上,国民军和国警组合了38000名联合戒备军警人员,在雅加达63000个投票站提供维安服务。(健境)

进入竞选宁静期 佐科维应萨勒曼国王之邀访沙特并朝觐

(本报综合讯)4月14日我国进入竞选宁静期,1号总统候选人佐科维赴沙特阿拉伯应该国国王萨勒曼之邀请,并前往麦加朝觐。 据总统秘书处礼仪和新闻部助理Bey Machmudin发布的信息,佐科维与夫人伊利阿娜4月14日凌晨飞往沙特阿拉伯,并于当日在利雅得会晤萨勒曼国王。为了表达敬意,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还将分别欢迎佐科维。 借此机会,佐科维夫妇将赴麦加副觐。 佐科维4月13日在雅加达苏丹酒店参加第五或最后一轮正副总统候选人辩论会后,被问及其朝觐计划的确定性时表示点头,并说,既然是宁静期,大家都应安安静静度过,勿闹事。 此外,2号副总统候选人山迪亚卡•乌诺也表示同样的计划。他在格峇油兰新区受访时表示,毕竟我们已尽最大的努力,现该敬拜真主祈福。 不同于佐科维,1号副总统候选人马鲁夫•阿敏选择与家人团聚度过宁静期。他表示,毕竟数月来更多在外很少在家,希望利用这段时间待在家里陪家人。 而2号总统候选人伯拉波沃表示将在国内参加一些活动,以及做些运动以缓解压力。(小红)

攀登亚贡火山2外国游客失踪

(独立网登巴刹讯)4月13日凌晨,2名外国游客攀登亚贡火山时失踪。 峇厘省救灾机构主任I Made Rentin 4月13日对记者称,他们正在与加冷亚森Pasebaya Agung志愿队联系。目前两救灾机构已派遣救援队搜寻失踪的2名登山者。当地救灾机构也颁令禁止游客在离开火山口4公里范围内攀登正在活跃的亚贡火山。 加冷亚森Pasebaya Agung志愿队成员Nengah Kerta称,是日凌晨3时,他们发现2名陌生外国游客已经攀登靠近亚贡火山口,当时亚贡火山喷发数次,他们确定该游客已经下山。志愿者在加冷亚森县Selat镇的Pasar Agung Sebudi寺庙内发现一辆摩托车,估计该两名游客是从这里出发攀登亚贡火山。他们遂将该辆摩托车转移到Selat警局。其他救援队员已经向Pasar Agung Sebudi寺庙进发,搜寻2名失踪的外国游客。(尧尹)

三宝垄千禧一代吁参选不投白票

(安打拉通讯社三宝垄讯)三宝垄一群反对投白票的千禧一代,呼吁选民(尤其年轻一代)利用合法权益,去参与2019年普选。 这是反投白票的千禧一代群体,于无车日时聚集在三宝垄Simpang Lima路口,以街头剧方式向民众提出的号召。 该群体组织领导Ivan Handoko称,鉴于各民意调查显示出,投空票民众趋于增多,才组织该活动。 据民意调查统计,逾40%千禧一代选民将投白票。这不仅显示这群体对政治的冷漠态度,普选当天是假日,这些人可能将去旅游而不参选。 Ivan还称,政府为今年普选已拨出24,8万亿盾,关系到国家前途与命运的大事,投白票是极为不明智又不负责任的态度。至于每个选民要选谁,相信各自已有最佳选择,只是普选当日必定要去参选。(齐䶮)

徒步13小时 寄送选票至峨仑打洛内地

(点滴新闻网峨仑打洛讯)北苏峨仑打洛省Bone Bolango普委会,开始寄送2019年选举需用物资,其中是位于偏远的Pinogo县内地区域。 峨仑打洛省普委会成员Sophan Rahmola表示,用挑担徒步13小时,为偏远内地区域Bone Bolango县Pinogo镇寄送的选票与选箱,包括投票站的40投票箱及13供装載镇区普委会(PKK)计票空箱,已于14日早上出发。 在Pinogu镇有5个不能通行车辆的偏远村落,不能依靠摩托车运载。是故,我们决定用挑担徒步寄送,以往民主盛会也已有先例。由24名挑夫寄送的物资,每人担挑2至4盒不等。13小时担挑徒步送达镇区普委会(PKK)已事先备就的寄存仓库。 我们已经与气象局了解了,当天天气晴朗,可望当晚即可抵达Pinogu PKK。”(简明)

亚齐一对夫妇偷盗43辆摩托车

(点滴新闻网Aceh Jaya讯)亚齐警区刑侦科主任Agus Sartijo 4月12日对记者说,亚齐特区Aceh Jaya县一对夫妇Rus(45岁)和Mar(35岁)涉及偷摩托车案。这对夫妇共同行动偷盗摩托车时很默契,目前他们俩已偷走了43辆摩托车。 根据Mar所说,他们俩已在Aceh Besar、Aceh Jaya、Aceh Barat和Aceh selatan 4个县进行偷盗摩托车行动。这起案件被揭破,是于3月26日Aceh Jaya警署的警员拘捕了Mar。Mar被警察拘捕,是有居民因丢失摩托车而向警方报案。 警方就根据居民举报的线索进行调查,并发现Mar在Aceh Jaya。后来,警察在一辆Avanza汽车上拘捕了Mar。Mar被捕后,警察在这辆Avanza汽车里发现了偷来的两辆摩托车。 Mar接受警察调查时说,承认这两辆摩托车是她与夫君一起在Aceh Jaya地区偷来的。根据此线索,警察就在Aceh selatan拘捕Rus。 调查中,Mar还向警察供认一些被偷来的摩托车已经带到Aceh selatan地区售卖。警察获悉后,就即刻赴该地区拘捕一位接赃者又名Dar。警察从他手中截获了12辆摩托车。 Agus说,Mar与夫君已经多次偷盗摩托车。Aceh...

巴布亚南梭隆县安贝拉市场失火 1人丧命

(安打拉通讯社梭龙讯)西巴布亚省南梭隆(Sorong Selatan)县的安贝拉(Ampera)市场,13日早上失火,造成1人丧命。 据南梭隆县警署长Hans Rahmatuloh Irawan称,位于Teminabuan镇的安贝拉市场,是当日早上06时30分(印尼东部时间)起火,经该区民众与警员、军支分区人员一起合作,加上Teminabuan机场派出消防车及净水罐车前来救火,四小时后大火基本被扑灭。 事故发生后,警方与该县救援机构,在民众协助下证实有1人丧命,40余间店铺与房屋被烧毁。火灾造成的经济损失逾十亿盾。 至于失火原因,目前警方还在调查中。(齐䶮)

反恐部队于日惹逮捕2恐怖嫌疑

(独立网讯)4月13日,88反恐部队于日惹市Gondomanan镇Prawirodirjan乡逮捕被疑涉恐怖主义活动的2男子。 Prawirodirjan乡邻组长Dwi Santoso14日对记者证实了该逮捕事件。 他说,13日上午约9时15分,一群便衣警察在他管辖区逮捕了两名男子,即在日惹市Ireda街一座清真寺外。 Dwi Santoso称:“88反恐部队确实在一座清真寺外逮捕了2男士,其中1人名叫Agus Melasi,他系Mergangsan村居民,在Prawirodirjan乡,他与妻子、孩子居住在岳父的租屋。” Dwi表示,警方事先没有通知我们有关这次逮捕计划。这群便衣警察只要求我们关掉当地的闭路电视。 Dwi称:“警方逮捕该两名男子过程非常短暂。逮捕他俩后,又有一群便衣警察来到Agus岳父的租屋。当时Agus的妻子和孩子也被抓走,直到下午才放他们回家。” Dwi称:“一向以来,Agus及其家眷并没有显示有任何可疑的活动。当地民众只知道Agus是沉默寡言不多事的人,但对清真寺的各种活动非常积极。” 有关逮捕事件,至目前为止警方尚未发出正式说明。(可天)

总统候选人辩论会上

(独立网讯)13日晚,雅加达中区苏丹(Sultan)酒店举行2019年总统选举最后一轮辩论会。当第二阶段辩论结束后,会场外1名民主党干部大声促民主党退出支持伯拉波沃联盟。 自称是民主党辩护小组秘书的Ardy Mbalembout。高声要求民主党退出支持伯拉波沃联盟。他要求民主党助选团主席阿库斯•尤多约诺率领民主党退出联盟。他说:“阿库斯•尤多约诺应宣布我们退出联盟。” 他认为2号总统候选人伯拉波沃在辩论印尼经济问题时的讲话失去方向。伯拉波沃还说他不责怪佐科维,而是佐科维之前的国家领导的错,为此我们都必须负责任。 这场骚动引起登记台周围的人的注意,正在等候第三阶段辩论的记者一涌而出围住Ardy。 民主党法律与辩护部主席Ferdinand Hutahaean出来平息骚动,并对事件作出解释。 他说,Ardy是因不满总统候选人伯拉波沃的讲话,特别是责怪佐科维之前的总统的说法,而要求民主党退出联盟。 他说:“决定跟谁结盟的是党领导而不是干部。决定党走向的是党总主席和最高理事会。如果有人提出异议,那只是一时的反应而已。” 阿库斯:民主党不可能退出伯拉波沃联盟 继总统候选人伯拉波沃在最后一轮辩论会上就经济问题责怪前任总统后,民主党助选团团长阿库斯•尤多约诺明确表示,民主党不可能退出推举2号总统候选人组合伯拉波沃–乌诺的联盟。 辩论会结束后,阿库斯在苏丹酒店说:“过3天就要投票选举,我们不可能临阵退出联盟。” 他要求媒体别炒作致联盟似乎不稳固。他说,民主党有2个任务:在立法选举中获胜,在总统选举中力助伯拉波沃–乌诺组合。 关于伯拉波沃在辩论会上的讲话,阿库斯不愿置评。他说,况且前任领导人必须尊敬。(小兀)

谴责对美莉雅纳上诉的判决

谴责对美莉雅纳上诉的判决

最高法院拒绝美莉雅纳(北苏门答腊省丹绒峇莱亵渎宗教案被告)上诉的判决是令人惋惜的。最高法院不是纠正棉兰地方法院作出的判决,反而维持对这位信佛的华裔妇女无理专横的判决。 美莉雅纳,这位44岁的家庭妇女只是在2016年7月份向邻居抱怨清真寺宣礼扩音声浪太大,不应被认为是亵渎宗教的。她只是提出极为人性的不满,不需要把她揪上法庭审理。美莉雅纳被控上法庭,她的丈夫也表示,如果妻子的言论伤害其他宗教信众,他表示道歉。 可惜的是,丹绒峇莱居民情绪已被挑动起来,他们向美莉雅纳的住屋抛石头,还袭击十几座佛堂。警察也未能驱散破坏者。苏北省印尼穆斯林理事会火上添油,加激混乱气氛,硬指美莉雅纳亵渎宗教。与美莉雅纳于2018年8月21日被判1年半监禁不同,7位公开破坏祈祷场所的肇事者,只判监2个月,另一位判监2个月18天。 最高法院作为寻找公正的最后堡垒,应该纠正执法人员的错误。从一开始警方的审讯和检察官的指控,就已经错误使用亵渎宗教的犯法条文。棉兰地方法院法官也不接受专家证人说美莉雅纳没有亵渎宗教的意见。两个月后,棉兰高等法院仍然维持这个判决。 最高法院应该向执法人员指出,刑事法典第156条a条款是不能任意使用的。这个亵渎宗教的条文是可伸缩性,它已经带来太多灾难,桎梏言论自由。这个条款的使用经常是为了政治目的。 对美莉雅纳使用亵渎宗教条款,明显的是过于草率。因为美莉雅纳的言论并不是在公开场合发表的,而只是向一位邻居抱怨。她的言论并非故意敌视其他宗教。奇怪的是,在法庭的审理中却把印尼穆斯林理事会的宗教裁决作为证物。 这些种种的不当,理应被审理上诉的最高法院关注。然而他们作出的判决恰恰证明在我国社会上的少数群体在法律面前的地位是多么的脆弱。这个判决也是遏止言论自由和宗教自由的恶劣先例。 纠正这个重大错误的最后途径,美莉雅纳的辩护律师必须敢于提出重审。最高法院也必须看出,以亵渎宗教条款定罪,已使美莉雅纳含冤入狱。 《时代报》2019/4/10社论,一方译

Page 1835 of 1836 1 1,834 1,835 1,836

Follow Us

东爪哇

Welcome Back!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Create New Account!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