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合法计票后政党新动向

指责普委会不公正举办普选的喧闹声持续发酵。有些方面宣称已收集到数千例投票作弊案的证据,并将提交普监委。观察家认为,此为削弱与推翻普选的正确与合法性之举。 另外,五一劳动节在首都雅加达、泗水、日惹及万隆等地的工人游行队伍中,突然出现一批黑衣人强行参加,并狂声嘶叫,破坏往来车辆与街上公物,遭维安警察驱散逮捕,严查幕后唆使与策划人。另有公然聚众叫嚣驱动“人民力量” 破坏现行法规者,亦有被警察传讯,对这种无视国法意图制造骚乱的行为进行审查。 以上为目前社会上看得见的“动乱”现象。另一方面,普选第1号阵营呼吁参选各方静候普委会正式计票结果,并展开互访亲和活动,为团结建国作出努力,似乎已获积极成果。民主党“少主”、党辅导委员会主席尤多约诺的长郎阿库司,已在佐科维的邀请下前来会晤。“四目交谈”后虽未正式公开会谈成果,但双方将相互“靠拢”携手的议论已迅速传开。另悉国民使命党总主席、人协议长朱尔吉弗利-哈山亦传闻将觐见佐科维。 众所周知,民主党与民族使命党虽同为第2号阵营盟党,但民主党并非完全与其它同盟党步调一致。尤其后来尤多约诺曾亲笔致信伯拉波沃,对第2号阵营的某些“激烈”违法倾向表示不赞同。国民使命党虽身处反对派阵营,然而党内并非铁板一块,不少下属党员则心仪佐科维并投其票。而发动所谓“人民力量”解决普选问题之说,恰恰来自该党元老阿敏•赖斯。如万一该党“改弦易辙”之事真发生了,将如何自圆其说?民主党与国民使命党虽可能有新的政治取向,但两党皆称目前仍支持伯拉波沃。因为联盟之约生效于普选期内。待普委会正式计票结束,胜负已定,则重新选边站队,就不算违约了。 除上述两党,成为大印尼运动党的铁杆盟党恐怕只剩福利公正党。政坛传言,并不排除伯拉波沃能“看破”今后政局,而同归建国大联盟。果如此,则乃国家之幸,民族之福了。 以上为最近政坛形势。争执喧闹声仍在,可能会随普委会的正式计票结果出笼而加激。但总的局势是朝有利大团结的方向发展。政坛虽多唯利是图,但政客头脑应该是清醒的。团结建国是康庄大道,极端偏狭则不利国家与人民,是条死胡同。 金潇

Read more

传承五四精神,践行使命担当

2019年5月4日是中国“五四运动”100周年纪念日。这段历史,中国人民家户喻晓;但是长期居住在海外的华人华侨,不一定知道这段历史。我们生活在海外的华人,如果有幸在华校念过初中,就会知道一点这段历史。其实这段历史和中国革命、中国建设、中国发展有密切的关系。所以,中国政府和人民很重视这段历史,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的时候,中国许多城市都会举行纪念会,追遡“五四运动”光辉的历史。 100年前的5月4日,中国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且看历史的记载。 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年8月至1918年11月)期间,欧洲列强无暇东顾,日本乘机加强对中国的侵略,严重损害了中国的主权。中国人民的反日情绪日渐增长。1919年巴黎和会上中国外交的失败,引发了伟大的五四运动。 1919年5月4日发生在北京的一场以青年学生为主,广大群众、市民、工商人士等阶层共同参与的,通过示威游行、请愿、罢工、暴力对抗政府等多种形式进行的爱国运动,是中国人民彻底的反帝国主义、反封建主义的爱国运动,又称“五四风雷”。 从1918年11月的“公理战胜强权”庆典,到次年1月的巴黎会议,列强无理把德国占领的中国山东省割让给日本,引起中国人民极大愤怒。5月4日开始,北京的学生纷纷罢课,组织演讲、宣传,要求“外争国权,内惩国贼”,运动很快扩大到全中国,天津、上海、广州、南京、杭州、武汉、济南等地,也得到工人阶级支持。 这就是远扬世界的“五四运动”。是中国人反封建、反帝国主义的爱国运动 。正如中国习近平主席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纪念大会上所说:“中国社会发展,中华民族振兴,中国人民幸福,必须依靠自己的英勇来实现,没有人会恩赐给我们一个光明的中国。” “五四运动”在中国被称作“青年节”。这说明国家很看重青年。100多年来,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一批又一批青年前赴后续地战斗,才取得一个又一个的胜利,于1949年取得全国胜利,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我们要牢记这段光辉历史。 “五四运动”主要依靠力量是青年,中国政府非常重视青年的力量和志气,所以培养青年,是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历史使命。海外华人中的青年,他们和中国的青年在思想或行动上有很大的距离。海外华裔青年,必须胸怀远大抱负,要学好本领,建设国家,为建设印度尼西亚祖国尽一切努力。 在印尼社会,我们经常看到华裔青年缺乏爱国情操,不论在生活,还是工作中,大都以自己为中心,对建设国家、回馈社会、为人民服务等缺乏认识,多沉迷在享乐的境界里;如此,怎能培养出科学家、政治家或者对国家社会有用的人才,我们应该为此感到羞愧。 在纪念中国“五四运动”100周年的日子里,我们要传承五四精神,践行使命担当,希望海外华裔青年,要多多向中国青年学习,学习他们的爱国精神,努力提高知识水平,为国家的繁荣富强努力奋斗,做个有理想、有志向的爱国者;只有这样,才不愧于做一个有担当的青年。 小沈 2019年5月1日世界劳动节雅加达

Read more

总统修改工资规定的建议

佐科维总统在茂物总统行宫会见工会领导人后说,他同意修改2015年第78号关於工资规定的政府条例。总统同意修改这个政府条例,其实不是新问题,他曾经在总统大选4月17日之前,在万隆工人志愿者进行竞选宣传时说过这件事。但是,修改这个政府条例的倡议,恐会引起拥反的不同意见,因为现有的规定被认为已经能够抑制因工资问题引发的工潮。 从企业界的角度,这个第78号政府条例,已经能够预测工资的提高,这样容易制定他们的营业计划。对工人来说,这个政府条例也能保障每年工资的增加。政府条例也被认为能够使未来劳工有确定的工资。 但是,在企业界和职工阶层,有的也要求修改这个政府条例。印尼企业者协会(Apindo) 代表的企业者,希望修改这个政府条例,他们认为,提高工资要根据每个地方的通胀率,而不是像过去那样以经济增长率加上通胀率作标准,目的是不加重企业者的负担。 另一方面,工人阶层,正如在茂物行宫总统会见工会的领导人,也要求修改政府条例,因为第78号政府条例被认为没有反映工资的公正性。增加工资只是根据经济增长和通胀率,他们认为不能够满足60项的生活需要。他们要求在决定最低工资前,对起码的生活水平进行调查。 如何满足劳资双方利益?佐科维总统强调不要由于修改,损害一方的利益,而是对劳资双方都有利。但是工资规定应该怎么来决定?虽然承诺改善工资制度是来自总统的政治承诺,与我们讨论的这个问题是有相关的,特别是在迎接“五一”劳动节的时刻。 维持工业领域劳资关系的和谐,继续保障经营和经济领域的持续性,以及同时保障工人福利,是我们所有人的愿望。我们面对的挑战,是如何平衡所有利益,而不损害任何一方。 我们也不愿意在这个工资问题上出现喧闹,造成经营气氛的不舒适和不良的局面,而在正式领域就业机会更加下降的趋势下,影响竞争力和创造就业机会的前景。 日本对外贸易组织(JETRO)最新的调查指出,我国不再是日本投资者投资目的国,其中之一是由于工资问题。投资者认为工资的提高并不随伴着生产力的提高。但是,我们不能只错怪劳工,因为低生产力或指控劳工是投资者离开我国的原因,是政府和经营界提高劳工质量的共同责任。政府也必须对那些有能力但不愿付适当工资的调皮企业家采取措施。 《罗盘报》2019/4/30社论,一方译

Read more

坚定信念 反对分裂活动

普选投票工作已顺利结束,参选的各方面理应以快速计算为参考,平心静气等待普委会的正式计票结果,以确定普选的胜选者。然而实际并非如此。投票过后,喧闹声仍不断,普选宣传造成的各种对立犹存,有些甚至往极端的方向发展。 众所周知,普选宣传期间,有些议论认为普委会与普监会立场不稳,偏袒一方。投票过后,这种指责更是变本加厉。把各地投票站出现的问题,全归咎于普委会及指责主持普选的政府办事不力,要求从头计算投票成果,甚至提出从新投票的要求。有些政客还扬言,鉴于投票不能公平举行,将发动”人民力量” ( people power ) 来解决。 业内观察家与政府治安部门官员称,普选已按既定程序公开透明举行,若有问题或纠纷亦可遁法律途径解决,甚至最终还可上诉宪法法院以求得公正公平裁决。若有些方面仍然固执己见,甚至我行我素,是公然违法之举,须按国法惩处。 最近,网络媒体传言,支持某总统候选人的组织宣称,鉴于外界盛传的投票不公平举行,将悬赏1000亿盾,以获得这方面的确凿证据。此外,东爪某些宗教群众组织发出联合声明,嘱组织下属大批青年群众严密注视事态的发展,为维护社会与国家安宁,随时以行动制止违反国家法规的所谓”人民力量”行动。 严格按国家普选法规举办的普选,因久未平息的政治吵闹而可能导致社会分裂。这种结果与普选目的和宗旨背道而驰。政府作为国家机器与法律的拥有与行使者,必需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团结一切积极因素与力量,共同应对违法作乱者,有效恢复社会秩序与安宁。 印尼祖国独立以来,已历经数次普选,皆顺利举行。我国的政经建设也安然度过无数激流险滩。国家的殊途同归大一统精神,已经得起历史的考验。成就得来不易,绝不容被破坏或玷汚。因此政府必须重视不偏离举办普选的初衷,不辜负为普选而献身的数百义士的意愿,坚定信念,团结全国积极力量,制止搅乱与分裂活动,继续为国家民族的建设作出贡献。 金潇

Read more

为国为民作出明智抉择

普选投票已顺利结束。在全国81余万投票站中约有1790个出现问题,仅占总数的0.2%,不足于否定整个投票工作的成绩。 所谓”问题”,有不少是因为地处偏远、路道难行或甚至无路可及,或逢水灾土崩等自然灾害,未能及时将选纸按时送达。另有一些是因人力疲乏,或办事人员经验不足造成的。还有一些确是存在违法乱纪的行为,目前在普委会与普监会的调查审理中,不日即可依法解决。个别需要进行重新投票与计票的,亦按既定法规处理。 众所周知,普选投票工作的所有程序都是透明化的。投票时有投票站执行人员、监事人员、证人及保安,民众可以在现场自由观看或监督,都在光天化日下按法规行事,任何作弊行为定可循迹彻查。 据最新统计,在整个投票的紧张工作中,全国数百万的投票站执事人员,已有170余名因过劳殉职,800余名入院治疗。反映出本次普选工作的任务是何等繁重,以及他们的认真负责精神。 投票结束后的快速计票显示第一号组合获胜,佐科维及其团队宣布捷报时诚恳低调。原因除了必需等待普委会的正式计票结果,也许认为就算赢得连任机会,肩负的任务和使命将更繁重。而摆在眼前更主要的是,如何克服因普选宣传而造成两阵营群众的分歧,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求同存异,从新团结起来。 反观伯拉波沃却显示充满必胜的信心,坚持必须等待普委会的正式计票结果公布,才考虑接受佐科维伸出的友谊协商之手。 综观普选各党派结盟情况可看出,本次普选结为联盟的政党,不少是前届普选的”对头”;在本次普选中成为政敌的,有些却是上届普选中的亲密”战友”。各参选候选人与团队干部亦是如此,敌友亲疏的关系是变幻莫测,可随政治局势的变化而不断改变。 这种情形可谓正常。但最根本的问题是政局从来都是向前发展的。若发生偏转或倒退,只是暂时的现象,总必回归向前进步之途。故我国政治精英们需明智作出抉择,看好时局站好队,与时俱进。绝不可为近利所蒙蔽而丧失远大目标,错过为国家民族的发展进步作出贡献的机会。 金潇

Read more

预测下届议会政党格局

根据几家民调机构的快速计算,預测未来5年国会的政党格局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下届入驻国会的胜选政党仍然掌控国会席位。支持政府的政党联盟(在总统大选中支持佐科维-马鲁夫)预测仍然占据国会席位的大多数。而支持伯拉波沃-桑迪雅卡•乌诺的政党联盟席位与上届的国会相差並不多。 在立法机构选举的力量对比只有微小的变化。从上届国会的10个政党,有9个政党能夠跨过议会门槛,即全国获票率达4%。斗争民主党预测获得的席位數量领先,接着是大印尼运动党。这个伯拉波沃领导的政党获得的选票超过在2014年大选席位居第二位的从业阶层党。接下去的是民族复兴党和福利公正党。民心党在上届大选获得国会16张席位,估计这次不能跨过议会门槛而出局。 旧政党仍然控制国会,这是人们早就预测到的。大选法令提高议会门槛几乎关闭了新政党进入国会的机会,虽然这个规定的初衷是有助于加快简化政党的努力。多政党的选举制度使议会中政党的力量分散。政党数量少,就希望政党能够更快的巩固起来。议会的高门槛也促使政党不只是5年办一件事,即每逢大选前夕。平时,政党的干部必须和选民互动。这样,在未来大选,他们才能够保留住在立法机构的席位。 另一方面,过分提高议会门槛会关闭新政党进入国会的机会。决定议员席位时会有很多选票浪费掉。新政党最多只能进入地方议会,比如,在这次大选,虽然印尼团结一致党不能进入国会,但在雅加达省地方议会将获得相当多的席位。 旧政党控制国会,尤其是如果它们提名很多旧的立法机构议员,几乎可以肯定,它们的业绩与上届议会相差不多。对公众来说,如果业绩没有改善,这明显的是非常不利。比如,肃贪委已经把上届国会一些贪污刑事犯揪上法庭。在大选竞选期间,肃贪委甚至逮捕了几位进行金钱贿选的议员。还有个别议员业绩糟糕,其中表现在他们很少出席议会举行的重要会议。 未来进入国会的议员应该表现出更多的成绩。除了对公众有利,好的业绩也使他们所属政党在未来的议会门槛的获票率提高。 《时代报》2019年4月22日社论,一方译

Read more

议会门槛和总统制

为什么我国举行同步大选?不可否认,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要加强总统制。同步大选希望选民将选举来自与总统候选人相同的政党的议员候选人,至少是全力支持总统候选人的政党。 除此之外,历届大选议会门槛一直在提高,从2009年大选的2.5%,2014年大选的3.5%,到2019年大选的4%。 这两个举措,举行同步大选和提高议会门槛,不外是加强总统制和减少在议会的政党。 以简化政党来加强总统制,至少根据三件事。第一,加强总统制是宪法的灵魂,甚至从1999年--2002年五次进行修宪,是加强总统制,意即加强总统制是修宪的初心。 第二,据斯考特•梅因威林机构的研究结果,总统制不适合与多党制结合起来。因为议会声音太复杂或者太多会造成总统执政举步艰难。在很多国家,出现总统和议会之关系陷入僵局。 第三,改革后的我国经验似乎证实了梅因威林机构的研究结果。我们还记得2014年大选后,议会大多数政党并非在总统大选中支持佐科维的。他们控制了议会,不论是国会或是人协,他们自称是反对党,接着威胁或阻碍佐科维政府的所有施政纲领,甚至有意中途弹劾佐科维。所幸的是,几个政党在半途改变方向而靠拢政府一边。起初是从业阶层党,后来是建设团结党。支持政府的政党联盟之壮大,使佐科维总统最终获得议会的支持。 2004年和2009年大选后,时任总统尤多约诺很难获得议会的支持。但是,尤多约诺以他的领导才能改变了政党支持度。甚至在第一届和第二届执政,尤多约诺总统控制了国会的70%席位,被称作“肥胖联盟”。 这是能理解的,因为总统需要议会大多数声音的支持。 佐科维和尤多约诺政府时期的大联盟能不能够保全内阁呢?其实不能,议会的很多政党使政党的政策多变。这也由于联盟政党的基础不是建立在意识形态上,导致政策容易生变。尤多约诺政府时期, “肥胖联盟”导致不能出现有效率的政府,反而成为尤多约诺政府本身的桎梏或是“监牢”。2004年至2009年尤多约诺必须应对至少14次国会议员提出的质询权和查询权。可悲的是,提出质询权的是国会里支持政府的政党(见Syamsuddin Haris; 2014, 104) 。同样的,佐科维执政时必须应对几次议员的查询权和质询权,甚至政府推出的几项措施受到国会里支持政党的反对。 今年4月17日同步大选的结果是吸引人的。是否将真正简化国会的政党数量,以致可加强总统制? 据罗盘报研发室于3月22日的调查显示,参加2019年大选竞选的16个政党只有4个政党能够跨过议会门槛。如果大选结果是这样,是否简化政党制将对总统制带来积极影响?是否民主机制合法性也对民众带来正面的影响? 日惹宪法研究中心研究员 印度尼西亚伊斯兰大学法律系博士生 Despan Heryansyah...

Read more

2019年4月17日投票后须积德行善

4月17日大选投票日给人们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在祖国各地,从清晨开始,选民纷纷踊跃来到投票站。 选民热情地履行他们的投票义务。几天前在一些国外投票站,也出现同样的现象。这展现了我国公民的政治意识和政治关注度的提高。民众普遍关注未来5年的国家领导人,关注愿为民众发声的人民代表。 我们庆幸,大选基本上顺利完成。虽然在个别投票站出现一些问题,诸如选票不足或投票错误,而将进行重新投票。但是,这一切不减少我们对所有大选执行者和治安人员的高度赞赏。首先,应该为成功举办2019年世界上最复杂的同步大选的普委会点赞。 为了举办总统和立法机构大选,普委会除了必须印制每一种选票,还要把选票和其他设施分配到全国各个角落的投票站。我们也要赞赏大选监督机构已经完成监督任务,以保证这个民主盛会的诚实和公正。 我们还要称赞尽职和专业维护治安的国民军和国警。国民军和国警提醒我们,政治竞争不是在空洞的空间和真空里进行的,而一切是在印尼共和国大一统的框架内和保护下进行的。总之,维护国家统一是最高的民族利益。 除此之外,接下来的注意力聚焦在大选结果。总统大选虽然还没有正式结束,但多个民调机构所公布的快速计票结果,显示了01号正副总统候选人领先。最后的大选正式结果,最迟在投票后的35天内由普委会公布。 我们同意,虽然快速计票是以有效的科学测试方法进行,对领先的候选人组合仍然可准确地预测。爪哇的古训说,胜者不讥笑败者,这是做人的道德准则。相反,对败选者也要有义务维护好社会安宁氛围。有的支持者还不能接受快速计票结果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必须明智地自我克制 最后,我们应该说,大选已顺利进行,接下来所有各方应该重新维护兄弟情谊。我们相信,当选的国家领导是全民族的领袖,他将以爱心和明智庇护全民族。大选后所有各方恢复兄弟情谊不是选项,而是必须和义不容辞的。记住,2019年4月17日大选之后还有未来的积德行善任务。 罗盘报2019年4月18日社论,一方译

Read more

以和为贵保护普选胜利果实

4月17日的普选投票工作已顺利结束。普委会的正式计票工作开始启动,需等5月22日才能得出结果。12家快速计算机构已先完成速计,並得出大致相同的结果,即两组总统候选人得票率约54.5% - 45.5%, 第一号正副总统候选人佐科维与马鲁夫组合获胜。 据上述计票结果得知,佐科维组合在峇厘与巴布亚地区可谓获绝对性优势,而在中爪哇与东爪哇取得的压倒性胜利,则是全国性胜利的根本。东爪哇得票率由前届普选的约52% ,飚升至近70% ,成为本次选举占上风的关键。首都雅加达专区佐科维组合逆转败势为胜,可谓史无前例。不少人认为,首都民众历经新旧省长转换,已开始醒悟。伯拉波沃组合则在西爪哇、万登及苏岛取得优势。其它地区则各有输嬴。 仔细观察比较,此次佐科维与伯拉波沃争雄,两方阵营似乎是民族派势力与宗教温和派势力合力面对宗教激进派的斗争。佐科维团结的是传统伊斯兰教温和派,而伯拉波沃主要获得“激进”伊斯兰教派的支持。温和伊斯兰教派包括伊斯兰教士联会( NU ) 及穆哈默迪亚( Muhammadiah )下属政党。另一方即持“激进”思潮的伊斯兰教派政党与“212”伊斯兰组织等。观察家认为,本次竞选是民族宗教温和派与激进派的斗争。快速计算结果显示民族温和派压倒激进派。但由于差距不太大,因此,民族温和教派加强民族传统思想观念的努力仍然不可松懈,才有益于人民与国家的发展。 快速计算法揭晓后,佐科维称需等普委会正式计算结果定夺,然伯拉波沃自称其阵营内进行的计票得出的结果表明,其组合以超60%的比分获捷。 众所周知,按业内专家及以往经验证明,快速计票其准确率为99%以上,尤其12个合法机构的计票结果皆相近,故伯拉波沃阵营上述违常做法,颇令人不无疑惑。 面对如此局面,传佐科维将派出特使面晤伯拉波沃,冀为国家民族的利益着想,谋求团结,共商建国之路。 投票工作已顺利结束。本次普选实已顺利落幕。余下便是如何平息因竞选宣传而滋生的各种分歧,促各派携手言和,共同建国。故佐科维向伯拉波沃伸出柑榄枝化干戈为玉帛,以和为贵消解存在的分歧和问题,实乃正确之策。 警军维安部队在普选中作出的贡献不可磨灭。但愿国家民族的中流砥柱继续发挥积极作用,保驾护航至胜利彼岸。 金潇

Read more
Page 44 of 45 1 43 44 45

Recommended

Welcome Back!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Create New Account!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