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香港人“中邪”了吗?

香港风波已持续两个多月,近日更是愈演愈烈:冲击立法会大楼,肆意损坏立法会设施,涂污香港特别行政区区徽,撕毁并焚烧基本法,围堵香港中联办大楼,污损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喷写侮辱国家和民族的字句,扯下某建筑物前悬挂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扔入海中,罢工、罢市,故意堵塞主要交通,暴力袭警等等,一系列的极端暴力事件让我等局外人也感到十分震惊和费解!如果说反对修订《逃犯条例》是部分港人持有不同意见和主张,那破坏香港经济和正常秩序的暴力违法活动是为了什么?他们不知道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自己首先是中国人吗?

Read more

(人物志)92岁印尼华侨坚持33年漂洋过海回乡 只为这堂课!

乡教承延负我肩,书坊到处觅诗篇。 平生浅学虽无几,将尽所知荐少年。 (△王国明自作诗) (央视新闻客户端)每年夏天,都有一位老人漂洋过海,前往福建南安市的贵峰村。他是一名印尼华侨,叫王国明,今年92岁。三十多年了,王老每年回来就做一件事——教村民们读诗。 华侨办读诗班 乡村助学三十多年 正在台上用闽南语教授诗词的老人就是王国明。今年是这个读诗班开办的第33期了。上世纪八十年代,王国明从印尼回到家乡贵峰村探亲。在他的印象里,贵峰村有着“诗礼传家”的传统,吟诗作赋曾是村里常见的景象。但那次返乡,他发现村里人都不爱读诗了,不懂平仄,更别说用传统的闽南语调吟诗了。 于是,王国明开始着手要给村里办个读诗班。那时没有现成的教材,在乡下连书都不好买。王国明就想办法自己编教材。经过一年准备,1986年,首期读诗班开班了。当时来了三四十人,大人来看热闹,孩子们则是冲着点心去的。 怎么能激发村民们读诗的兴趣呢?王国明想起儿时听过老师用传统的“吟唱”方式读诗,不但朗朗上口,而且更加有趣。于是,就试着用记忆中的曲调来吟诗。 这些吟唱的古诗,成了村里的“流行歌曲”。来上读诗班的人越来越多。第三年,课堂也搬到了村里的小礼堂,可坐下三百多人。村民读诗的热情越来越高,王国明每年暑假都雷打不动地从印尼回到村里教学。读诗班的一切费用都是王国明自掏腰包,他还给成绩好的学生发奖学金。 漂洋过海教村民读诗 数十年耕耘缔造“诗村” 村里的读诗班一办就是34年,王老先生教了3000多首诗词,学员总计一万多人次。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古人诚不我欺。村里人一开始是读诗、吟诗,到后来慢慢能作诗了,村里好多诗人。能写诗的超过300人,能吟诗的超过3000人,写诗作诗真的成了村民们的一种生活习惯,之所以教的效果这么好,是因为国明老人有独特的方法,他教的诗不是念出来的,而是唱出来的。 这位正在弹琴的老人名叫王剑秋,今年82岁,来自江西。22年前,她结识了王国明。得知老先生不懂谱曲,王剑秋就主动提出帮他把各种吟唱调变成乐谱,记录下来。之前,王国明的吟诵调主要靠口口相传。王剑秋想把它们全都写成曲谱。方便更多人传唱。 目前,两人已经整理记录了200多首诗词的吟诵调乐谱。中国诗词吟唱的魅力也打动了越来越多的人。和王老先生一同来中国的印尼帮工娣玲,耳濡目染,也能唱上几句。 外国朋友无师自通,本村的乡亲更是将吟诗作诗变成了一种生活习惯。村里小学的走廊上,贴的不是名人名言,而是村民们自己写的诗。 几十年来,王国明不仅把钱花在读诗班上。村里的教学楼,不少也是他出资修建的。对于一些贫困学生,王国明更是倾囊相助。三十多年来,他在弘扬诗词文化、助学等方面已经捐资近千万元。除了自己出钱,王国明还借助自己的声望,向海内外的乡贤筹集善款。如今,王国明的年纪越来越大,腿脚不便。但是他还是坚持每年夏天从印尼坐五个多小时的飞机来到中国,回到村里参加读诗班的活动。 诗礼传家,耕读传家。这就是传统中国人的生活方式,王老先生花了三十多年,让失落的传统重回家乡。用陶行知的一句话感谢王老先生:“捧得一颗心来,换得一树花开。”

Read more

在香港,这些媒体如此煽动暴力

从6月9日,香港示威者以反对港府修例为名,发动第一次大规模示威游行以来,香港乱局已进入到第七周。 而在这七周中,事态一步步发生恶化,暴力活动也在不断升级:从袭击警察,到攻击路过的市民,到污损国徽、挑战中央权威,到挖人祖坟、砸其办公室。 经过调研,岛叔发现,除了事件背后的“某些势力”,反对派港媒和西方媒体也在其中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 他们不断宣扬仇警、反中央的思想,煽动香港年轻人越发激进,终于走上暴力违法的道路。 港媒 一个多月来,香港发生过多次严重暴力事件:6月12日,示威者试图进入立法会,用雨伞、砖块攻击警察;7月1日,示威者攻入立法会,在大楼内肆意打砸;7月14日,在一商场内,警察遭围殴并被咬断手指;7月21日,暴徒围堵中联办,污损国徽,喷涂侮辱国家、民族的字句。 在这些事件中,示威者会主动向警察发动冲击,警察采取自卫措施,在发出警告无效后,警察再用橡胶子弹、催泪弹进行回击。 反对派港媒对此类事件的操作方法基本一致:绝口不提示威者先行攻击,也不播放暴徒施暴画面,只展示警察朝着“无辜市民”挥舞警棍、发射子弹的“凶狠”画面。 有的还配上暴徒被打后血淋淋的画面,惹人愤怒;还有年轻女孩哭泣的画面,惹人心怜。就这样,一个个完美的“警察镇压示威者”的作品就完成了。 有些媒体还用听说、猜测的语气,采访反华人士的言论等手段,不断把中央往事件上扯,说是中央授意港府修法,是中央指示港府对示威者进行“镇压”。 其实,部分港媒已不甘于“煽动者”的角色,其本身就是暴力行动的策划者、组织者、参与者。 如被称为“毒苹果”的香港《苹果日报》,其立场亲西方、反中央,倡“港独”。其老板黎智英在7月接连找到美国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公然要求美国政府干涉香港。 他“恳请美国官员以行动支持香港人,并请求美国政府发表言论支持和鼓励香港的年轻人”。照片显示,有时他亲自带队指挥游行,有时他藏在某个角落,看着年轻示威者和警察对抗。 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发言人对此人言行的回应非常严厉: “香港个别人置民族尊严和香港利益于不顾,为一己私利甘愿充当外国势力反中乱港的政治工具,摇尾乞怜、引狼入室,这种丑恶嘴脸和卑劣行径为包括香港同胞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所不齿。这些民族败类和香港罪人将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22日,居住在元朗区的香港议员何君尧因被拍到与元朗“白衣人”握手,其祖坟就被暴徒破坏,如此突破人伦、丧尽天良的行为,此报一副幸灾乐祸、为其叫好的样子。 看看其报道标题:《何君尧双亲墓碑被毁,坟位隐世还霸占官地?》《二奶仔何君尧母亲尸骨未寒,祖坟被铲,如何福荫子孙》《何君尧祖坟逾半面积涉非法霸占官地,凌晨fb污蔑朱凯迪支持者毁坟》...... 反对派港媒就这样荼毒香港年轻人,反复灌输道德沦丧、突破底线的思想。 外媒 那BBC(英国广播公司)、CNN(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美国《纽约时报》等西方媒体又是如何报道香港的示威事件呢?...

Read more

香港泗水同学会积极参加“守护香港”集会

7月20日下午,香港市民在金钟添马公园举行“守护香港”集会,三十多万市民冒雨参加,“反对暴力”、“支持警队”、“香港加油”、“守护香港”的口号声此起彼伏,响彻整个会场。 集会分为“反暴力,撑警察”、“反撕裂,保安宁”、“反冲击,保经济”、“守护香港,全民加油”四个部分。发言者指出香港近期出现的暴力行为,严重损害香港的形象,不利于香港的繁荣稳定,是一向崇尚法治的香港社会所不能容忍的。号召香港市民发出强烈声音,谴责暴力行为,并行动起来,支持警队严惩暴行。最后,所有联合召集人一起上台,宣读大会宣言。大会在高昂的《狮子山下》的歌声中圆满结束。 香港印尼泗水同学会响应号召,理事会动员会员积极参加。虽然泗水同学会会员年龄多偏大,但热爱香港,守护香港的意志和热情高涨,数十名会员不惧风雨,在会长陈炳生亲自带领下,前往集会场地,与数十万香港市民一道,表达反对暴力,支持警队和维护香港治安的决心和信念。(文/图 禾木)

Read more

(千岛华人史迹)印尼侨领庄西言

庄西言(1865—1965年),又名西元、西园,福建漳州南靖县奎洋镇霞峰村人。三岁丧父,六岁时母亲因生活所逼改嫁而由叔父抚养成人。1905年,庄西言随族亲远渡重洋,到荷属东印度巴达维亚(今印尼雅加达)当店员。从商之余,他时时关注祖国的政治改善,以期海外侨胞,得有保障。1907年,孙中山领导的中国同盟会在巴城成立分会,庄西言就加入会员。为避免荷印殖民政府禁止和干涉巴城同盟会初名为寄南社。1912年,寄南社与华侨书报社合并,并向荷印政府正式立案。这时,庄西言虽未巨富,但巴城华侨社会中的有识者已很重视他。1910年,庄西言与他人合资创办“三美公司”,经营土特产。1917年,庄西言独资创办“全美有限公司”专营布匹,发展为大批发商号。 庄西言年经时就有热心公益,提倡文化的志向,发家致富后,举凡有益于国家、社会事业,他更竭力为之,无时不立于领导的地位。他先后任巴城慈善委员会主席、荷印华侨输入商总会第一届主席、巴城中国红十字会会长、华侨智育会主席、巴城福建学校学务委员长、巴城中华学校副总理、巴城福建会馆会长、中华女校委员、养生院董事、闽侨救乡会会长等。 1931年,庄西言出任巴城中华总商会会长,就作出初步计划,倡议组织“南洋荷属华侨商业考察团”,考察中国工商业,以华侨集团的力量谋求中荷工商业相互发展。这一倡议高瞻远瞩,立即得到华侨的响应。庄西言被推为团长,到祖国考察,为华侨事业辟出新纪元。国民政府委任他为中央侨务委员会委员。回巴城后,正逢中国水灾,遍及七省。庄西言发起成立赈灾委员会,筹款10万余元、衣服百余箱,汇回祖国救济灾民。同年中国发生“九·一八”事变,第二年又发生上海“一·二八”战事。他再次组织巴达维亚中国红十字会,筹款68万余元,赈济难民。国难当头,民不聊生,庄西言领导侨胞组织巴达维亚慈善事业委员会,从事筹款赈灾工作,全力开展捐助活动,不到一个月,汇回中国捐款150万盾。1937年“九·一八”事变后,国民政政府发行第一期救国公债5亿元,他带头认购10万元。1934年,庄西言出任巴城“南靖公会”总理时,鉴于巴城“南靖庙”年久失修,损毁严重,就倡议重修。历三年大修竣工,特立碑石纪念。碑文曰:“南靖公会立碑记:本会创始于1824年,考诸本庙历史,与夫基业之由来乃甲必丹戴亮辉先生所建,以垂吾靖邑在巴城永久纪念。盖此基业无论何人不能改移……今倡议维修以保遗迹……立碑记之,以崇纪念。”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为抵御外辱,支持祖国抗日,庄西言以巴城中华总商会会长的身份,发动侨商抵制日货,积极劝募献金救国。他还规定,巴城经营布匹的侨商,每售出一码布就捐一毫作为爱国钱。为适应抗日救亡的新形势,更广泛地发动华侨投身于祖国救亡运动,1938年夏天,庄西言和菲律宾的李清泉,分别写信给陈嘉庚,倡议组织东南亚抗日侨团的最高机构,统一领导东南亚华侨的抗日救国运动。陈嘉庚表示赞同,各地侨团纷纷响应。同年10月10日,“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委员会(简称南侨总会)在新加坡华侨中学大礼堂成立,来自南洋各埠的华侨代表168人参加了会议。大会推举陈嘉庚为主席,庄西言、李清泉为副主席。南侨总会号召全体侨胞团结抗日的口号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抗敌爱国”。庄西言虽客居海外,却有着对祖国最深沉的牵挂,当时他的处境虽困难,却义无反顾地与同胞共担国难。自南侨总会成立后,庄西言领导荷印华侨捐献救国运动进入了一个新阶段。据统计,自1938年10月至1940年12月,荷印华侨每月原认捐54.4万元,26个月共认捐1415万元,但实际汇出捐款达3105万元,比原认捐的款额增加一倍以上,约占南洋华侨捐款总数的四分之一。 1940年3月26日,以陈嘉庚为团长、庄西言为副团长的“南洋华侨回国慰劳视察团”从仰光直飞重庆。庄西言在机场欢迎会上慷概发言,谴责日寇和汉奸汪精卫在南京盅惑侨胞,动摇侨胞抗战信心的阴谋,代表侨胞表示决心坚决抗日,争取最后胜利。后来因当时荷印局势紧张,庄西言另有任务,提前南返。1941年4月,南洋各地福建华侨代表300余人聚集在新加坡开会,会议决定组织南洋闽侨总会,推举陈嘉庚为主席、庄西言为副主席。 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大举入侵东南亚,马来亚、新加坡、印尼先后沦陷,形势紧张险恶。陈嘉庚于1942年2月28日避难巴城。庄西言把陈嘉庚安排到华侨陈泽海的胶园住宅隐居。同年3月3日,日军占领巴城,市内大乱,歹徒洗劫华侨财产,死伤数百人。8日,庄西言在芝巴蓉的一座别墅被掠劫一空,损失价值30多万盾的布匹。日军致函庄西言约见,声言不来就枪杀其全家,目的要胁迫庄西言交出陈嘉庚等侨领及爱国侨胞,以图一网打尽。陈嘉庚和庄西言在潜匿地私议,陈嘉庚对庄西言说:“我不能连累你,你不必顾我,回家去吧”。庄西言说:“有我庄西言,就有嘉庚兄”。不数日,庄西言应日本宪兵的传讯。日寇为了打听陈嘉庚的下落,狡诈之极,欲擒顾纵,先软诱庄西言。他一句话:“丝厘不知”。最后以鞭打捶击逼供,打掉庄西言的4颗牙齿,但他视死如归,还是一句话:“丝厘不知”,绝不向日寇泄露侨领的踪迹。 为了保护陈嘉庚等爱国侨领,庄西言坚忍不拔,于4月被日军逮捕,投进监狱三年四个月。直到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庄西言才得以重见天日。10月,形势稍稳定,陈嘉庚重返巴城,庄西言组织数千侨胞热烈欢迎,两位老人拥抱在一起,涕泪交流。陈嘉庚哽咽地说:“西言兄,我连累你受苦了。”庄西言说:“是你的爱国精神支持我度过这苦难的岁月”。 后来,时任国民政府中央监察院院长于右任为庄西言颁赐“光明正大”的牌匾以彰其德。 中国 郑来发

Read more
Page 16 of 18 1 15 16 17 18

Recommended

Welcome Back!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Create New Account!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