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山打拉

【小小说】- 这里的夜晚静悄悄-东 瑞

我对那次岛城长者第五波疫情遭大清洗、有关安老院如骨牌那样一个月内纷纷被击溃疑云重重,一直到我今天(2032年3月15日)执笔写这一文章前,其内情才慢慢浮出水面。   十年前,正是疫情最严重的2022年2月中旬某日。 十年前,这里的夜晚静悄悄。 某大学一个地下密室里,全城最权威的病毒研究院廖大教授与壬医学专家顾问在紧张策划中。 病毒研究院廖大教授喜孜孜地说,岛城八百间安老院预计到3月份百分之九十沦陷,每天去世者至少百余名到两百余,百来岁长者可以一次过被清洗,我们的目标基本上可以完成。哈,我们什么时候庆功呀? 壬专家顾问拍拍他肩膀,露出狡黠鼓励的眼色,你确实功不可没。但我们的终极目标是清洗全部。别忘了,这是一场踢榜战争。 病毒廖大教授说,哪里,我如果没靠你每天发谬论和高论也不行的。就是你那些胡弄市民的言论,麻痹大家,尤其将那些不干实事的口水官胡弄得团团转,我们才有可能和机会将岛城一步一步推向水深火热的深渊。 壬专家顾问笑道,当初我们所见略同,达到共识,必须从安老院突破一个缺口,一个月来的死亡数字不断升高,证明我们策略完全正确!很感谢你那些部署和一系列诡计,不然我们的踢榜战争不会那样顺利。这要感谢你年初的大量阅读、研究和有见地的建议。 廖大教授道,那是,岛城自命厉害,多年来保持全球长寿长者最多的美誉,也等于是岛城的一块金牌,我们毁了它,意义重大啊。 壬顾问道:没错,他们一向标榜医疗福利最好,我们这一致命计划,看他们还有什么金牌可以自豪、标榜的?…… 半个月后,廖、壬又再次密谋。 密室外,夜晚的苍穹,星星闪烁;大地,疫情肆虐,水深火热。 室内,壬专家顾问与廖教授研究下一步的静悄悄战争如何持续,在座的多了两个舍院员工:一个是确诊而不呈报的员工,一个是每天携带着用酒精喷液瓶装着奥米克戎病原体的,也是员工,不过有小小头衔。 教授表扬了他们神不知鬼不觉进行的事。 壬顾问道,他们是长期病患者,加上多数没接种疫苗,奥米克戎病原体传播特别快,因此我们进行的伟大计划有事半功倍之效。 没错。 病毒教授说,没错,何况那位安老院管理局局长是大庸官,草菅人命,利用这一点,安老院大爆发后,肯定大蔓延,无法遏止,正好是我们进行长者大清洗的最好时机。 两位都是在国际取得大头衔的教授和医生,当年暗中受命于主子,打着回岛城服务的幌子,以正人君子面目出现,实际是那类负有使命的特殊人员,一旦有风吹草动就觑准时机,出来探讨探脑,一袭即中。最妙的是将投机言论玩得特别娴熟,面不改色心不跳,一句“全民检测的最佳时机已过”轰动岛城,嘴巴一喷粪,不知多少活生生的生命顷刻间就变成冰冷的尸体。 当年安老院被大清洗的惨相,岛城存活的人印象深刻,谈虎色变;但无法解密。...

Read more
Page 1 of 152 1 2 152

Recommended

Donate

Welcome Back!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