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 00.01

2018年1月23日 -  

电邮至 | Close




Qiandaoribao.co.id - 缅怀我的爸爸



Hi [email address],
To read the news, please check www.qiandaoribao.co.id/news/105609


首页  \  华社
电邮至 打印

缅怀我的爸爸

2018年1月13日

福建莆田仙游人来到印尼的鼎盛时期是在上世纪20-30年代中期。我的爸爸是由我的伯父带领下南渡的,他的落脚点是在东爪哇,几经辗转后就在外南梦的小镇定居下来。那时他不满30岁,正当年青力壮。据我了解,他在家乡没上什么学,显然他家境困苦,早年丧父,娘改嫁,继父不善待他,根本不会爱屋及乌,说起来,他也够可怜的。我爸爸自幼顽劣成性,胆大包天,在庙里做迷藏游戏时,小朋友们始终找不到他,因为他竟然打开备用的棺材躺进里面不动。

刚到印尼先到伯母(伯父已过世)布店里打杂,当小伙计,做与印尼人打交道的生意,首先要过语言关,要学会印尼话,主要是爪哇方言。这对他是个最大的挑战,而这方面是他的短板,20几岁学语言是晚了点,除非是有语言天赋。

不久后,他自立门户,算是自己创业,也在偏僻的乡下小镇Purwoharjo开间布店,此地虽然是穷乡僻壤,却有两户日本人,一家是在我们家隔壁,以经营日本制造商品为主,另外一户是专门经营土产生意,与后来我爸改行的生意一样,他们两家人在1940年太平洋战争前回日本,而在1942年日军入侵印尼时他们又回来,身穿黄色军装,胸前挂着胸章,手提长刀。这点可以证明他们战前在印尼时一定是特务。这一位名叫Nakamura临走前,将他的房产转卖给我爸爸。像这样居住在印尼的所谓商人,其实是不折不扣的特务。记得1942年的某一天,上述的日本军官到访我家寻找爸爸,戴着一幅墨镜,在门口见到我爸爸哈哈大笑,真叫我一家老小吓得浑身颤抖。

说实在的,爸爸不愿和他再交往,然而他却偏偏不请自来,最后他向爸爸提出一起合作做生意,原来是让我爸爸收购废铁,并给予丰厚的利润。我爸爸冷静一想,不对劲,这是一笔罪恶的买卖。日军将废铁做成枪炮,不是用来屠杀百姓吗?结果,爸爸寻找借口,说不善此行,此事就不了了之。

他说,他一生中做最正确的决定就是此事。

他与友族的关系

爸爸的性格豪爽开朗,虽然他的印尼话说得不地道,带有福建口音,但并不影响他与友族的交往,他和当地的大小官员,比如和村长的关系格外密切,每逢过年过节,都相约参加聚会,连平安宴(Selamatan)他都参加,他和当地人一样会盘腿,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在荷兰统治时期以及日本占领时期,爸爸暗地里向印尼游击队提供粮食的支助,由于间谍的告密,曾经被拉去宪兵部盘问,他一口否认,因为证据不足,最后获释。

妈妈对爸爸的这种支持印尼游击队,一方面十分理解,另一方面也非常担心。

他热爱祖国

每次有爱国团体出来向华侨募捐抗日,爸爸都热心支持,虽然他不是什么阔佬,但捐钱不少于大老板,我们家的墙上挂着被称作“民族英雄”的蒋委员长巨幅像片,以示赤胆忠心爱国之情。他还叫我们每天一早向蒋介石鞠躬。

讲爱国侨领陈嘉庚的故事

陈嘉庚是著名的爱国华侨领袖,他的爱国抗日故事在印尼广为流传。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是爸爸讲给我们听的,陈先生深受海外华侨的崇高敬意和拥戴。抗日时期,为了躲避缉捕,他曾在华侨保护下来到玛琅附近的农村隐姓埋名,装扮成菜农下地劳动,但没有不透风的墙。此事传到爸爸的耳中,他和几位朋友立即去拜访陈嘉庚,结果乘兴而去败兴而归,扑了个空。

他的余业爱好

爸爸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吸烟,吸的烟不是一般的香烟,而是一种水烟,将水灌进烟具,嘴贴着细管,便骨碌碌地响,一边吸一边闭眼,看起来他似乎飘飘然,自得其乐。此外,他喜欢家乡的莆仙戏,家里的留声机被他垄断独占,一有空便播放唱片,唱的是仙游戏,乐器不是二胡就是锣鼓,我们听了刺耳难听,他却拍腿,摇头晃脑,听得如醉似痴。爸爸出门时,我和妈妈就播放另一类的唱片,如《四季歌》、《花好月圆》、《夜上海》等,有人问我爸爸喜欢什么音乐,我就说他听的是Lagu Singke(新客音乐)。

重视中国教育

他经常对人说,自己在国内家里穷苦,只读过两年书便辍学,文化低,一辈子出不了头,然而那时本地没有华校,只有印尼文学校,因此,只好在外埠就读。我记得6岁时就去名叫Dam Lima的学校上了一年级,一个星期才能回家,到了回校之时我装病。总之,我把学校当成监牢。把我送到附近的诊所检查,医生说什么病也没有。

反对我回国

我爸爸对我的期望是将来能继承他的家业,即做生意。他发现我会打算盘,而且速度比他快,心里格外高兴,然而我对做生意根本不感兴趣,我喜欢的是文学。从初中一年级我开始阅读冰心、茅盾、巴金等的作品,而且写文章投稿到泗水《大公商报》、《华侨新闻》、《青光日报》,我的理想是想当新闻记者。

他反对我回国的理由:是在中国生活很苦,抗日战争打了8年,接着发生内战,再加上国民党在印尼的宣传,对中国共产党存在不正面的认识等等。因此,他和我发生了思想上的矛盾与冲突,最后,我不顾他的反对,毅然决然地离他而北上,搞得父子关系十分紧张。到了泗水丹绒北腊(Tanjung Perak)港口,成百的亲朋好友为回国内的人送行,而我却孤零零一人,在一个船上角落里暗自流泪。

1951年与爸爸的分别,最后竟成了永别,正是:人生之悲哀莫过于生离死别矣!

有人说,中国解放初期,东南亚以印尼为主的华侨青年不顾艰难困苦,百般阻拦,义无反顾的爱国行为,参加祖国的建设事业,可载入史册,英名传后。

我的愧疚

爸爸于1974年因病离世,我们一别如雨,很难再见,等我有机会返回印尼,他已经长眠于墓地,我只能在墓前跪拜,心情悲痛难忍。我自呱呱坠地,他和妈妈一把尿一拨屎地把我拉扯大,管吃、管喝又管教,直到我长大,多么不容易!我们长大成人后,如不报答此恩此情,岂不无异于禽兽。

爸爸,我真对不起您,这一生没有对您尽一分孝心,回到中国,极少给您写信,您要原谅我,在那特殊的年月给海外写信会引起不少的麻烦,而且你们来信也要被有关部门的拆查。您要知道我们是背着“海外关系”的包袱,有“海外关系”等于有敌特的嫌疑。这样的政治压力是让人透不过气的,也正因为如此,我和成千上百的归侨挥泪南下来到香港,我们把香港看成是“避风”港。等风暴过后再作打算,谁知香港一呆就是40多年,如今我也成耄耋白发老人,看来恐怕我会在此地终老。

爸爸我要对您说的就是这些,可惜您听不到,在不久的来日,我会与您在那边见面。

 

驻港记者 杨庆华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相关链接
汇率牌价 卖 (Rp.) 买 (Rp.)
美元 USD 13,401 13,267
人民币 RMB 2,090 2,069
马币 MYR 3,402 3,365
新元 SGD 10,144 10,039
澳元 AUD 10,704 10,595
港元 HKD 1,713 1,696
欧元 EUR 16,390 16,224
英镑 GBP 18,587 18,394
日元 JPY(100) 12,095 11,971
Update : 2018年1月22日
来源:印尼中央银行
Harga emas 纯金(百克)牌价
日期 每克(Rp.)
2018年1月22日 589,760
2018年1月19日 589,760
来源:Logam Mulia-ANTAM
Page processed in 0.074 seconds.